临床研究
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临床特点及高危因素分析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7,52(08) : 526-532. DOI: 10.3760/cma.j.issn.0529-567X.2017.08.005
摘要
目的

分析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情况以及不同病理类型盆腔包块的临床特点及高危因素。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1年1月至2016年6月因子宫良性病变行子宫切除术,术后发现盆腔包块就诊于北京协和医院并接受再次手术的85例患者的临床病理资料。

结果

子宫切除术后74%(63/85)的盆腔包块为良性病变,19%(16/85)为恶性,7%(7%,6/85)为卵巢交界性肿瘤。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最常见的病理类型为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占24%(20/85),多发生于子宫切除术后的5年内(16例);其次是卵巢黏液性囊腺瘤(14%,12/85),而恶性肿瘤的病理类型以卵巢乳头状浆液性囊腺癌(8%,7/85)居多,且卵巢肿瘤更多发生在子宫切除术后10年及以后(18例)。子宫切除术后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的发生特点主要包括年龄较小[(47±5)岁]、子宫切除术后病理结果为子宫内膜异位症或子宫腺肌病的比例高(65%,13/20)、子宫切除术至发现盆腔包块的时间间隔较短[(3±3)年],而这些与卵巢肿瘤(包括良性、交界性、恶性)比较存在明显差异(P均<0.01)。既往多次腹部手术史将明显增加子宫切除术后卵巢瘤样病变(包括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及其他瘤样病变)的发生风险(RR=9.410,95%CI为1.099~80.564,P=0.041)。

结论

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与子宫切除术时的组织病理学类型密切相关,尤其是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并且既往多次腹部手术将明显增加该风险。针对高危因素进行处理可有效预防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

引用本文: 徐晓璇, 李婷, 戴毅, 等.  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临床特点及高危因素分析 [J]. 中华妇产科杂志,2017,52( 08 ): 526-532. DOI: 10.3760/cma.j.issn.0529-567X.2017.08.005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子宫切除术是最常见的妇科手术[1,2],常用于子宫良性疾病的手术治疗,并受到广泛认可[3]。然而,子宫切除术后出现盆腔包块需要再次手术干预的患者也不在少数。研究发现,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率高达50.7%,而需要接受再次手术的患者占2.7%~5.5%[4,5]。此外,再次手术可作为一类危险因素,不仅术中并发症发生率升高,而且更易导致盆腔粘连。2008年,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COG)更新的指南中指出,绝经前的妇女在接受子宫切除术时应当保留正常的卵巢组织[6]。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诊断更具挑战性。因此,明确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预测指标至关重要。在现有的文献中,盆腔包块的高危因素已逐渐被人们所认识,如:卵巢上皮性癌(卵巢癌)相关的盆腔包块的预测指标包括人附睾分泌蛋白4(HE4)、CA125、卵巢恶性肿瘤风险算法(ROMA)、恶性肿瘤指数(RMI)等[7];月经初潮较晚及多次妊娠史与子宫内膜异位症(内异症)相关的盆腔包块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而不孕与其的发生存在明显的相关性[8]。然而这些报道并没有关注子宫切除术后的人群,对于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临床特点和高危因素也较少研究。基于以上内容,可以推测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具有特定的临床特征,并能够作为区分不同病理类型盆腔包块发生风险的依据。本研究旨在分析子宫切除术后不同病理类型盆腔包块的临床特点和高危因素,为预防子宫切除术后盆腔包块的发生提供依据。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危险因素
子宫内膜异位症
子宫切除术
盆腔包块
卵巢肿瘤